注冊登錄 你好 注銷

向海而宿

來源: 閩東日報      發布時間: 2020年07月15日 09:10     瀏覽量:{{ pvCount }}     【字體:  

  拾間海 (三沙鎮政府供圖)

  霞浦海岸美景 (三沙鎮政府供圖)

  繆  華

  海是很多人心向往之的地方。

  詩人海子有詩,題為《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》。其實這首詩并沒有描寫海景的句子,但卻有對簡單生活的崇尚與向往。這種大徹大悟的感慨,讓很多人讀過這首詩之后紛紛感慨,此生最大的愿望就是“面朝大海,春暖花開”,做一個幸福的人。

  這“面朝大海”無論物質還是精神,都必須有一個前提,那就是詩中寫到的“我有一所房子”。

  不刮颶風、不起狂浪的大海,還是很吸引人的,它深奧莫窺,遙遠難測。風平浪靜的時候,海鷗翩翩,舟楫點點;海上的月出日落,也是極有看頭的。唐代詩人張九齡的《望月懷遠》,起句便是:“海上生明月,天涯共此時。”這是一幅多么幽清淡遠、深情綿邈的相思圖。

  我羨慕那些海景房以及擁有海景房的人,更欽佩那些能把海景房改造成讓大眾每日與海為伴的人。而這些經過改造、面朝大海的房子,正是我將要說的民宿。

  庚子初夏,我們來到霞浦,沿著海岸線走訪了幾座“面朝大海”的房子,因為它們是鄉村振興的新業態。

  首先來到的,是草木人民宿。它位于后岐半山間一個叫牛欄崗的自然村,這個純樸的村名很容易讓人聯想到那個叫牛郎的純樸帥哥。先前有五六戶人家住在這里,但村民沒有什么經濟來源,紛紛外出謀生去了。幾棟祖輩留下的老厝,空蕩蕩冷清清地忍受著風吹日曬。

  一個女子的到來,改變了這里的一切。她是不是織女下凡,我不知曉,但知曉她有織女般的心腸和能耐。

  她叫馮敏,一個喜歡茶和旅游的姑娘。當她來到這個破敗的小山村時,吸引她的,是居高臨下俯瞰的海景,灘涂攝影的經典取景點北岐盡收眼底。于是,她簽下租賃合同,改造危舊老厝,建成了霞浦的第一家民宿。所謂民宿,有著家庭般的溫馨與個性化的特點。比如草木人的主人熱衷茶道,便將其融入民宿中,不同的房間配備不同的茶,成為獨有的個性標簽。而民宿大號“草木人”,正是“茶”字的拆解。草木中有人,也是她以人為本的經管理念。

  我這是第二次來到草木人。己亥仲夏,我們應邀赴霞浦參加閩東日報社組織的“魅力霞浦·黃金海岸”文學采風活動。一行人趁著月色來到牛欄崗,輕叩柴門,被告知主人已歇息。我們只得轉向草木人的鄰家,那兒住著一個響當當的文化人,一個杰出的攝影家。他叫鄭德雄,不僅攝影作品在國內外影展中頻獲大獎,而且帶動了霞浦灘涂攝影的興起和繁榮。他是最早看中牛欄崗的,率先租下一棟舊宅重新裝修,既成為了自己的家也成為各路文化人的落腳點。聞得老友來,德雄好茶招待。我們在牛欄崗靜靜地感受著小山村的夜晚,站在空坪看海,月光灑在海面,鋪出一幅波光粼粼的景象。

  馮敏向我們詳細介紹了草木人民宿的狀況,在保留原規制的條件下,盡力把海和茶的主題做到極致與精致。當你隨便走進一間透過玻璃可以看海的房間,體驗海子“面朝大海”的意境,自然就有“春暖花開”的心境。

  在霞浦,草木人雖然不是規模最大的民宿,但卻是創辦最早的民宿。民宿的生成與興起,是把城市的基因有選擇地帶到鄉村。主打藝術、情懷、個性的民宿,因其獨特的設計和經管理念,改寫了旅游的形態。這個共識的認定,是我與鄭德雄交流的收獲。離開草木人后,我們驅車前往位于三沙鎮東壁村的逅海民宿。這里的主人正是鄭德雄,他不但把霞浦灘涂攝影推介給了全世界,而且還把民宿這種新興的鄉村業態引入霞浦。

  初次來到逅海民宿,坐在開滿繡球花的臨海露臺時,已是申時。下午茶的時光,望著海面光影的變幻,聽著海浪拍岸的吶喊,一路的疲憊漸漸消散。在逅海,主人鄭德雄向我介紹了逅海民宿的選址、設計、施工、布置……末了,依然是真誠而熱情的邀請:你什么時候抽空來體驗一下,有生活,才有寫作的靈感。普通的臨海民房,一旦經過設計與改造,就成為一座有溫度、有情懷、有靈魂的房子。這就是我在逅海得到的啟示。

  我們還去了夕映、陶時光和拾間海,她仨和逅海并稱東壁的四大精品民宿。裝修各具風格,價格各有高低,這就看客人的喜好和選擇。三沙鎮的宣傳委員給我們遞來一份東壁村的材料,東壁村是一個依山傍海的漁村,作為省級鄉村振興的試點村,它最大的優勢就是新興的民宿產業。除了四家精品民宿外,更多的是臨海而居的漁民把自家空余的房間整理、裝修后,形成一個民宿群。這二十多家自主經營的民宿,雖然在裝修上無法與精品民宿相比較,但也有其原生態、大眾化、低價位的優勢,滿足著不同人群的需求,可謂蘿卜青菜,各有所愛。

  最后去的,是位于西澳村的半城里,這也是一所聲名遠揚的民宿。我是第三次來到這里了。印象深刻的是第二次,己亥九月,為策劃全市民營企業主題文藝匯演,導演組走訪了霞浦幾家知名的民營企業,其中就有半城里民宿。當市工商聯的領導向女老板說明來意并介紹身份后,女老板李艷來到我面前,說讀過我的作品,是我的粉絲。半城里與其他民宿有所不同的,是她的裝修風格,清雅而不失時尚,淡泊而體現高蹈。我即興寫了一首題為《半城里》的小詩:溫導、朱副和我 / 三個男人從城里來到半城里 / 除了向海的民宿,再沒有什么 / 讓我們感到新奇 // 一半在城里,一半在海邊 / 一半任身憩,一半由心棲 / 夕陽下的三個身影 / 被霞光染得如此艷麗。

  此次我們把半城里作為采風的結束站,除了行程順當外,更多的,是半城里民宿向我們講述了城鄉之間不再兩兩相望,而是真正交匯與延展的故事。如今,在霞浦、在寧德,有越來越多的山鄉漁村都把引入民宿作為振興鄉村的舉措。民宿承載著人們回歸自然、尋找鄉愁的情懷,楔入鄉村文化的張力,而成為小而美的新興業態。她對城里人來說,是對生活的一種切換。對鄉村人而言,是帶動鄉村振興的模式,也是展示鄉村多元的美麗。

  民宿還是城鄉文明的交匯點。城市文明讓人們體會人造文明的進步與發展;鄉村文明則引導人們接受自然文明的熏陶。在城鄉間自由游走,這才是當代人最為理想的生活狀態。

附件下載

相關鏈接

分享到:
姓      名:
內      容:
驗 證 碼:
大发排列3-注册